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党委宣传部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入口
 
 
 
 
现在位置:首页 > 精神文明创建 > 二师群英
【美丽二师人】张名:“痛快”生活的歌者
来自:宣传部  发表时间:2015-06-29  作者:洪天翼 叶玉婷
 

张名.jpg

       斑马线前,交通信号灯倒计时牌显示可通过行人的时间还剩3秒,刚到路口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等待下一轮绿灯通行。在武汉这座人口众多的特大城市,信号灯为保障交通畅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给信号灯配上“倒计时”,武汉市民直呼“贴心”。这是张名2007年在政协武汉市十一届一次会议上的提案。
       张名,www.ub8star.com艺术学院声乐教授、无党派代表人士。从2003年到2012年,他连续担任武汉市第十至十二届政协委员。在武汉市政协会议上,他提案40余份,多数被政府采纳。2014年,他被武汉市人民政府聘为参事,成为武汉市长智囊团30余人中的一位,也是省属本科高校唯一一人。
  张名早年为武汉歌舞剧院演员,并担任歌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2009年调入www.ub8star.com艺术学院。他每学期平均要带70余名学生的专业课,多为小班教学。另外,他还长期在武汉音乐学院、华中师范大学等高校兼课。在省内大型义演活动中,也经常看到他忙碌的身影。这样一位艺术家,哪有时间参与政治生活?“少睡觉呗。”张名笑着说,“有时候晚上眼睛都睁不开了,也要写提案。”
  张名的每一份提案,都是他与生活“打交道”的结果。一次,武汉长江大桥上长时间堵车,张名发现,这是因为一辆重型卡车上桥造成的拥堵,便产生“重型卡车应限时上高架桥”的想法。同样是堵车现象,张名发现洒水车工作时也会影响道路的正常行车,他又想到“洒水车应避开车流高峰期,早晚出行工作”。“我开车从汉口到汉阳再到武昌,一路上都在观察。”张名通过对生活的观察,用小视角寻求大突破,这也是他作为三届政协委员和武汉市参事的“哲学”:不大不小,不轻不重。“太大的建议,政府一时也解决不了,太小也没有必要提。”张名说。
  除了观察,张名也一直在为武汉的发展思考。如何打造武汉的旅游文化?为此,他特地驱车到黄陂区清凉寨出游。在与开发区老板的对话中,他得知老板想在寨内打造“土匪文化”。在清凉寨住了一夜,他也思考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去找那位老板:“‘土匪文化’实在不妥,与清凉寨的风土人情不符!”老板很赞同他的观点,便与张名讨论起“山寨文化”,“‘山寨’如今有假货的意思,也不好。”张名想了又想,游玩途中不断找当地人了解情况。他觉得清凉寨作为武汉市海拔最高、方位最北、面积最大等拥有众多“武汉之最”头衔的原生态旅游景点,应该派武汉市文化局有关专家进行实地调研、探讨,为其找到合适的文化理念。最近,他正在撰写有关清凉寨文化理念的相关建议,准备提交给市政府。
  当谈及“加强武汉同周边八大城市文化交流”的提案时,八大城市的名称张名顺口而出,并详细为我们介绍各个城市的地理位置及现状,可见每一份提案“背后的思考”。该提案因各方面的原因最终并未实现,但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好评。
      “没有实现我也要提!”这就是张名的“痛快”生活。张名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政府选择了我,我就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无愧于心。”他说,自己的“痛快”其实是“痛并快乐着”。对工作兢兢业业,对生活尽善尽美,这的确令他格外劳累。曾获“中国民族建筑事业终身成就奖”的著名建筑大师张良皋是张名的父亲。“父亲经常对我说,人死留名,树死留皮。人活着,就要为社会做点事情。”张名的父亲在世时,90多岁的高龄仍然在高校授课、著书。这样一种精神深深地影响着张名,让他将“痛”变成“痛快”。而他所获得的成绩,也见证着他的努力:三次被评为优秀政协委员,提案也三次被评为优秀。但张名觉得:“荣誉并不代表什么。就像看到武汉的十字路口又新增了倒计时牌,看到‘武汉每天不一样’,这才是我的快乐。”
  早在1990年,时任武汉歌舞剧院歌剧团团长的他已是武汉市知识分子联谊会的文化委员会主任,当时,他经常带领他的队伍下乡义务演出,慰问贫困地区的人民。“我最早的政治生活就是用歌声上演的。”张名笑着说。而多年以后,他的政治歌声仍在继续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