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党委宣传部    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入口
 
 
 
 
现在位置:首页 > 学习型校园 > 他山之石
“中国力量迸发之谜”等8则 ( 节选 )
来自: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发表时间:2013-03-29  作者:
 

姚恒:中国力量迸发之谜

       为什么迄今为止中国一直在成功地突破发展瓶颈?如何破解中国力量迸发之谜?原因就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既充分利用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基础性作用,启动利益机制调动积极性创造性,又发挥社会主义国家政府的权威,用有力的宏观调控限制、缩小了市场的负面效应,较好地处理了效率与公平、动力与平衡的关系;中国的政治制度把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统一起来,把发展民主与保持社会稳定统一起来,在实现方式上把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相结合,循序渐进地推进民主,达到实现公民有序参与、落实人民主体地位的目的,防止了“民主乱象”。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可以集中资源、发挥社会主义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应对复杂国际局势和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国共产党作为代表人民利益的先进政党,长期执政,从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根本利益出发,规划国家长远发展目标,同时在坚持长远利益、整体利益优先基础上妥善处理具体的利益矛盾,保障民生,实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中国共产党的组织遍及全国各地,建立在社会各基层单位,党员发挥联系群众和先锋模范作用,得到人民群众拥护,党有很强的社会动员能力。中国政局长期稳定,执政党和政府有很高的权威,党的政策和国家方针保持连续性。这些优势使中国能够兼顾改革、发展和稳定,能够妥善处理化解社会矛盾,能够及时有效地应对国内突发事件、自然灾害,能够对西方敌对势力的打压采取有力的反制措施。这些都是其它制度和体制下难以做到的。(摘选自《以多重视角解读“三个自信”》)

张维为:中国道路的启迪

       中国经验、中国模式对发展中国家的启迪是非常大的。其一,中国消除贫困的意义重大。所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消除贫困,而中国是消除贫困工作做得最多、最好的国家,全世界70%的贫困是在中国消除的,把印度、巴基斯坦、埃及、巴西等第三世界国家消除贫困的成绩加在一起,也远远不及中国。世界上现在大约有一半人生活在贫困之中,大致上这些人中的一半每天收入不到1美金,另外一半每天收入不到2美金,而且他们基本上没有土地和房产。在如何使全世界穷人走出贫困方面,中国模式起到了很好的参考和借鉴作用。其二,中国政治道路的借鉴意义。中国选贤任能制度对世界也有很大启迪。第三世界有很多国家照搬西方的做法,这是西方强加给他们的,他们太穷、太弱,如果西方不给他们援助的话,他们的政府都无法生存,所以就造成这么多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都成了扶不起的阿斗。其三,中国人的思路对解决全球问题也有意义。现在有很多全球性问题,中国的思路有可能解决,而西方的思路则解决不了。比如气候变暖问题,按一人一票的方式,在任何欧洲国家或者美国,要决定增加燃油税就很难,政府是要下台的,尽管增加燃油税有助于环保。而我们中国模式一旦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效率和能力则比西方模式大得多。事实上我们在新能源、太阳能、电动汽车等领域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了,这个变化是几年之内实现的。(《中国社会科学网》2013年1月28日)

李 玲:中国道路在为世界注入正能量

       在2013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的话题被放到核心位置。达沃斯中国热,不仅仅体现在115页的会议日程里“中国”出现了100余次,各类主题为中国或涉及中国的研讨会爆满,而且在很多非中国议题的论坛上,中国也被演讲者、参会者常常提到,中国已日益成为全球议题的标杆。中国给仍然举步艰难的欧美和全球经济带来信心和希望。中国经济在外部经济形势不好、内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仍在快速增长,2012年虽然经济增长放缓,但仍有7.8%的增长率,2013年预计将有8.2%左右的增长,中国的发展态势让各国羡慕不已。当然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中国这些年的变化恰恰证明了自己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一些国家的政要在演讲和讨论中,也称赞中国政府做计划的能力、宏观治理能力和执行能力。很多跨国公司的CEO们认为,他们在中国的分公司是发展最好、最具有潜力的公司;中国员工是他们招聘到的最好员工,这些员工积极努力,刻苦认真,充满热情和希望。在世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时,信心最重要。中国的改革和发展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变革之一,不仅为世界持久发展注入活力,更给世界带来信心和希望:除了欧美发展模式之外,中国道路正为世界注入越来越多的正能量。(《环球时报》2013年2月1日)

(俄)季塔连科:中国的探索对世界有深远意义

        从社会主义的历史来讲,中国的探索不仅仅对中国,而且对全世界革命运动都具有伟大的现实与深远的历史意义。今天的中国,没有照搬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模式,而是经过对不同发展模式的比较,总结各个国家的经验,在汲取精华的基础上,走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中国学习了苏联新经济政策的经验教训,但是中国共产党发展、丰富并提升了这种经济政策,并提出科学发展观,寻求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平衡。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是在列宁的基础上又前进了。中国人把社会主义思想、社会主义的愿望跟中国传统的道家、儒家、墨家、法家思想结合起来,而这些正好是中国政治理念和文化遗产。长期以来,中国跟美国、西方和日本都是敌对关系,而现在则非常聪明地以“和谐”思想代替了“斗争”二字。斗争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竞争。中国共产党的创新,就像中国菜一样,把原本看起来不能结合在一起的东西互相融合,非常独特,找到了一条自己的路。中国的经验是革新传统社会主义的概念,革新现代化的理论,建设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理论。中国的经验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有益。(《21世纪经济报道》2012年11月7日)

林毅夫:中国仍有潜力持续高增长

       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和空间都是相当大的。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产业升级的空间相当大,投资回报高的项目很多。中国作为一个中等发展中国家,城市化进程、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有非常大的空间,尤其是大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环境的改造、社会工程的改造,这些都是需要投资的,而且可以有非常高的回报。不仅有好的投资机会,中国政府的财务状况还非常好,政府的负债加上过去这四年地方投资的贷款,总共也不过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0%多一点。在各个国家当中,这种政府财务状况是属于非常好的,所以就给政府积极财政政策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政府有钱,民间储蓄也非常高,再加上还有3万亿美元的储备,在投资的时候,不管是机器、设备、原材料,中国都有足够的资金。所以在未来几年,中国靠这些有利的条件维持8%的经济增长应该是没有疑问的。中国还有维持20年8%增长的潜力。(《社会观察》2012年第12期)

(加拿大)贝淡宁:中国体制的优越性

       在中国,政治领袖的合法性很大一部分归因于被视为贤能政治的体制,领袖因德才兼备而被选拔上来。如果和同等发展水平的民主国家相比,中国在打击腐败方面可能做得更好,因为政权的生死存亡依赖于解决腐败问题。中国新领导人已显示出朝着积极方向前进的信号,如不少省份出现了要求官员公开申报财产的政策实验。如果与将政治权力去中心化视为神圣原则的民主国家相比,中国体制还有一个优势。比如,在联邦体制下,如果中央政府没有宪法授权的话,它就不能要求全国推广一个奏效的试点模式。中国模式的优势恰恰是,把值得向往的地方改革创新经验推广到全国。如果深圳模式证明在推动经济发展方面有效,或成都模式在推动社会公平正义方面有效,或温州模式在推动金融改革方面有效,或广东模式在遏制腐败方面有效,那么,中央政府就尽力把这些模式推广到全国。中国活力的真正源头是在政府处理地方事务时通常采取的放手策略。中国模式在高层实行贤能政治、基层实行民主,中间预留实验空间既是理想又是现实。中国过去几十年一步步走近理想,虽还没有完成,但作为评价中国政治进步或退步的标准应是中国模式,而非西方民主。(《环球时报》2013年1月29日)

蒋德海:“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政治智慧

       “摸着石头过河”的智慧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推进了改革的公共参与。坚持“摸着石头过河”,排斥了一种可能仅反映部分利益群体的改革方案,而将改革置于社会共同参与的进程之中。成功的改革必须能够兼容各种利益诉求,这是保证改革目标实现的最大公约数。其次,“摸着石头过河”将改革的实践放在更加优先的地位,具有巨大的优越性。改革有良好的方案更好,但良好的方案本身就是改革的产物。尤其是,改革不能等待方案,即使是深水区的改革,也必须在改革中产生和完善。再次,“摸着石头过河”将实践的成功和需要放在首位,能够大大破除各种陈规陋习,特别是我们思想中的教条主义和僵化的观念。从我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看,正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实践,大大促进了我国经济体制的转型,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反过来,如果不搞“摸着石头过河”,而是等拿出一个系统完整的方案再改革,就会延误改革实践。(《社会科学报》2013年1月24日)

房 宁:美国政治制度的弊端

       2012年大选堪称美国50年来竞争最激烈、花钱最多、分歧最明显的一次选举。从道理上讲,选举是政治合法性的建构,经选举产生的政府向全体人民负责,代表全体人民执政。但这次选举不仅没有弥合分歧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矛盾。两党将对抗继续延伸到解决“财政悬崖”的危机处理中。这样的局面让美国处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之中。美国舆论指责两党极其不负责任,学界精英开始论及美国政治制度、美国民主,将政治僵局归结于美国制度的缺点,甚至怀疑美国民主是否已过时失效。美国在政治和制度层面表现出的问题,反映了美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层矛盾。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把资本及携带的政治、军事乃至文化控制力、影响力遍布全球,从中尽得全球化红利。在这一过程中也积累了大量问题与矛盾,如生产与消费,生产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之间的深刻矛盾;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特别是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的发展已使美国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了。但美国朝野在如何调整和改变的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分歧不仅涉及经济政策,也连带到经济理论,乃至意识形态、价值观。美国选举却提供不了解决方案。在选举中政客可以透过激化矛盾、激励选民来获得选票,但当选后却没有办法弥合社会分歧和矛盾,这是当代美国民主的尴尬。(《环球时报》2013年1月25日)